黑龙江36选7开奖走势图表
投稿信箱 |  網站地圖 |  收藏本站
   
當前位置: 首頁>黃河文化>文學天地>文學原創


徽道懷古


張峪銘
發布時間:2019年04月11日  來源:

  一條石板小道,在皖南山區蜿蜒延伸,如一條游龍,隱約在青山碧水間。這條道就叫“徽道”,因時間久遠,人們習慣稱之為“古徽道”。

  當年徽州人將山貨從這條道上源源不斷輸出到長江口岸,又將山外的日用品一點點地搬回老家,這條徽道就如徽州的大動脈,承載著古徽州生命的繁華。蜈蚣嶺下的老人說,當年這條道上每天少則通行四五十人,茶季時,到山里采茶工簡直絡繹不絕。據《陳氏家譜》記載:“每日旅居排篷之客商,多達數百人之眾。”可歲月滄桑,繁華落盡,唯有寂寞橫陳于山間,像老人嘴中的牙,積垢、破損與豁缺。

  無疑,蜈蚣嶺古徽道保存得算是完整的。它地屬東至縣葛公鎮境內的徽道村,古徽道就深藏在綿綿深山中,若不是一塊市文物保護石碑,誰也想不到在柏油路邊的一個小岔口,就像一掛鞭的引信,我們一行人竟用腳步點燃了如鞭樣排列的石板道。只聽空谷響,未見空谷人。這樣的幽靜,只有在大山深處才有。當然未見人也并非夸張,路兩邊的茅草與雜樹早已將路掩沒,我們踏著石板不時撥拉著前行,大多時穿行其中,尚好同行的3位美女穿紅著黃,給夏日的山梁帶來一些別樣的色彩與清新,也給我們樹立了流動而美麗的引路標。

  一彎又一彎,彎彎還是山;徽道穿越事,回問青石板。那人工鑿出橫紋的石板,一米多長,半米多寬,如多米諾骨牌,依次排列。此時,讓人想起川流不息的商人,用騾馬將那一批批茶葉等山珍運出,一步一步踏在此道上,心中也一點一點地升騰起美好的期冀。徽道就如倒下的骨牌,用它的聯動之力,將財富與功名送到了徽州的村村落落。

  前世不修,生在徽州,十三四歲,往外一丟。經商,抑或是求學,哪一個不將辛酸的汗水和淚水灑在這山嶺之中、徽道之上?走出時哪個不是惶恐不安?回家時,又有多少是衣錦還鄉?出去創天地,歸來淚滿巾……其實來來往往,都是天地間的過客。如古徽道兩邊的草,枯枯榮榮,榮榮枯枯,只有那道中的青石板,總以淡定的神情,默默看著這一切的一切。

  人走道上,道隨山高。流水潺潺,四際彌渺。穿行在這條古徽道上,所幸還有溪流為伴。溪流在山澗滑行,總將山上的信息帶到山下,那流云、那落葉,那行人掬泉擦臉的爽、那騾馬踏道震鈴的聲……無不隨之而下。溪伴路行,這可不是古人詩意的行走,而是世間許多路都總是循河流而延伸。

  是啊!在茫茫深山中,溪流就是探路的先驅,水走的路徑,是其無數次嘗試后的選擇。它遇石繞道,遇土開路,總能找到薄弱的、恰當的出口。這是小溪的智慧。可道隨溪行,更是人類的智慧選擇。既然路與小溪為伴,那么橋必然成為連接小溪與路的紐帶。古徽道上的橋有無數座,一般是兩根碩大的條石,拼在一塊,也就將此岸與彼岸緊緊地焊接一起。說是此岸與彼岸,似乎有些矯情,因為有時它們近得可以忽略不計,可山澗之深,沒有橋渡過行人,讓過流水,就不能成為一條平安富裕的官道。

  說起官道,有一定的規制的。路必須是條石鋪成,且三里一亭,十里一鋪。接近蜈蚣嶺頭就有一座亭赫立其中,亭子呈四方形,騎在路中間,兩門相對,被路貫通。亭子由平整的石塊壘成,到邊到角,甚是規整,門頭上的兩角是圓弧形,呈對稱狀。亭中內壁,嵌一石板,上有斗大鏤空大字:可停亭,落款刻有康熙某年建的字樣。

  400多年,滄桑巨變,墻體斑駁,積滿苔蘚。當年亭內石凳早已不見,可想象得到,當年村姑迎來送往、賣水煮茶,那張羞澀、清純的臉……

  坐在亭中,看對面山坡,你驚奇地發現整個南坡就像北方的草地一樣,綠草盈盈,少量白色的石頭裸露在外,4棵小樹,形影相吊,如遼闊的大草原上的牧羊人,慵懶地守著幾只羊。而影影綽綽從山頂上看到背面冒出頭的一些樹來。這顛覆了我的認知,陽面草木蔥蘢,北面植物稀疏,這難道暗附著一個“蜈蚣嶺的故事”?這不得而知。

  翻越蜈蚣嶺,山風撲面,地勢開闊,繞過幾個小彎,古徽道就呈“之”字形,向山下延伸。此時立于道上,俯瞰山下,茶園如梳,公路如帶,村居散落其間,給人以從時空深處走來的驚喜之感。我問陪行的朋友:“一條深山石道,一座徽風古亭,三里一亭似乎……”朋友知道我的意思,面帶肅敬地說:‘你不信往前走,沿途古亭遺跡尚在,保存好的還有一座“飛來亭”’。飛來亭?飛來石是造化使然,亭是人工而為,如何飛來?朋友說,飛來亭是鄰縣的人為占山界,一夜之間建成,速度之快,仿佛飛來。

  一座亭子見證一段歲月,兩座亭子印證了一個傳說。這歲月中的傳說,傳說中的歲月,交融、定格、珍藏于天地磁盤之中,虛幻中有真實,真實中有虛幻,也許聽得不夠真切,看得也很模糊,但刻在徽道排篷村口的6塊道光年間的功德碑,卻記載著蜈蚣嶺古徽道的建設情況。字跡雖有漫漶,但依稀可辨,“修造排篷至棘源十里募化錢銀名目”,建德、東流、貴池、祁門乃至湖北漢口等大小商號均有不等數目的捐助。排篷至棘源十里,即“蜈蚣嶺”。透過密密麻麻的名目,可以想象蜈蚣嶺古徽道修建之難、工程之巨、投入之大。

  回望走過的路徑,眼前幻現出熱火朝天的場面,似乎聽到那淳樸的勞動號子——前人栽樹喲,后人乘涼!前人修路喲,后人沾光……

 


黑龙江36选7开奖走势图表 太仓股票配资 投资工具主要是哪些 配资平台哪个好n配资平台 优配资 配资178 胜宇配资 浩源配资 鑫东财配资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股票配资平台代理 股票融资融券怎么开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