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龙江36选7开奖走势图表
投稿信箱 |  網站地圖 |  收藏本站
   
當前位置: 首頁>黃河文化>大河勝跡>文化遺址


探尋歷史深處的黃河古都

來源: 發布時間:2019年03月19日    責任編輯:范江濤

  在中華文明的發展進程中,黃河流域很長時期內都是中國政治、經濟、文化的中心。著名的八大文明古都,黃河兩岸有5座。一座座古代都城,無論是城市規模、建筑模式,還是政治建構、經濟發展與文化成就,都體現了當時的最高水平,可以說,黃河兩岸古都發展史,堪稱中華文明的演進史。

中華民族最早文明之地

商都鄭州

  古鄭州西北有滎澤大湖與黃河、濟水相通,西接伊河、洛河,南達淮河、泗水,水源豐足,土地肥沃,氣候溫和,具有良好的生產和生存條件。當中華文明之火冉冉升起之際,鄭州即成為最早的政治中心。

  傳說時代,大禹治水取得成效,威望大增,被封為“夏伯”,浩大的治水活動有力地促進了民族融合與社會進步,使國家政權形態得以穩固和強化。大禹成為部落聯盟首領后,選擇物產豐饒的今鄭州告成鎮陽城為都。

  商之初亦定都于鄭州。1955年發現的鄭州商城遺址,學者認為是商代創建者成湯的亳都,始建于公元前1600年。在商代早期近200年間,鄭州地區一直是商王朝的統治中心。鄭州商城面積達25平方千米,由宮城、內城、郭城和護城河組成,規劃布局規整。城中發現有宏偉的宮殿、供排水管道、祭祀遺址等。城周圍有冶銅、制骨、制陶等手工業作坊,出土的青銅禮器、日用器皿,種類繁多,制作精細,紋飾優美。尤其是原始青釉瓷尊的發現,將我國燒制瓷器的歷史提前了1000年。其規模不僅在中國早期都城中名列榜首,而且超過了同時期兩河流域的巴比倫城和亞述城。20世紀80年代發現的鄭州商都小雙橋遺址,有學者認為是商代中期中丁之隞都,持續繁榮了較長時期。

  西周時期,周天子分封諸侯。鄭國、韓國先后在今鄭州新鄭建都,前后經營500余年。探尋中國古都發展歷史,鄭州首當其沖。全國確定9個中華文明探源工程考古項目中,鄭州就有5個。可以說,中華民族進入文明時期正是從這里起步的。

華夏信史第一頁

安陽殷墟

  商代王朝留下最深的都城印記,當屬古黃河下游的安陽。這里西倚太行,北瀕幽燕,南望中原,鐘靈毓秀、人文薈萃。盤庚遷殷、武丁中興、文王演周易等,都發生于此。

  商建立后,因黃河水災和王族內部爭斗,都城遷徙不定。王位傳至盤庚,為了扭轉王朝頹勢,挫敗反對勢力,他渡過黃河,遷都于橫跨洹河兩岸的殷地(今河南安陽小屯村),此后的200多年間,創造了發達的殷商文明。1928年考古發掘發現,殷墟分為宮殿區、王陵區、一般墓葬區、手工業作坊區、平民居住區和奴隸居住區。宮殿和宗廟等建筑氣勢恢宏、布局嚴整,按照“前朝后寢、左祖右社”的格局,依次排列,樹立了中國早期宮殿建筑和皇家墓葬的典范。

  尤為重要的是,在安陽殷墟還發現了中國現存最古老的文字——甲骨文。甲骨文的發現重構了中國古代早期歷史的框架,也使商代成為信史。目前殷墟發現有大約15萬片甲骨,4500多個單字。從被識別的1500個單字來看,已具備現代漢字結構的基本形式,其書體雖然經不斷發展演變,但是以形、音、義為特征的文字和基本語法保留了下來,是世界四大古文字中唯一傳承至今的文字,對中國人的文化傳承、思維方式、審美觀念產生了至關重要的影響。

  隨著社會生產力發展到一個新階段,商代青銅文化達到了空前的高峰。安陽殷墟苗圃北地的鑄銅作坊遺址面積有10000多平方米。安陽武官村出土的司母戊大方鼎,重875千克,是已發現的中國古代最重單體青銅禮器。該鼎集書法、雕塑、繪畫藝術于一體,展示了高超的青銅制作工藝。商代數學已有很大進步,英國科學家李約瑟在《中國科學技術史》中寫道:“商代的數字系統比古巴比倫和古埃及同一時代的更為先進科學。”商代紡織技術不僅品種豐富,而且出現了提花機,達到了很高水平。

  從春秋時期直到兩晉、南北朝時期,以鄴城為中心的安陽先后成為曹魏、后趙、前燕、東魏、北齊等王朝的都城,達126年,成就了安陽歷史的又一次輝煌。

  安陽殷墟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有文獻可考、并為考古學和甲骨文證實的都城遺址,因此被譽為“文字之根、文化之根”。著名作家余秋雨曾感嘆:“如果說中華文明是一本厚重的大書,那么第一頁就是安陽,它不僅僅是屬于一個地方,而是屬于整個民族、屬于整個人類。”

十三朝古都傳奇

盛世洛陽

  洛陽自古就有“河山拱戴,形勝甲天下”之美譽。這里,群山環抱,河網縱橫,洛河伊河攜手,東出平原,北入黃河,在這片黃土地上,滋養了“十三朝古都”洛陽。

  周武王推翻殷商后開始營建洛陽城,成為西周王朝的重鎮。公元前770年,周平王遷都洛陽,史稱東周。東漢時期洛陽是絲綢之路的東方起點,游牧民族與農耕民族大融合催生了獨特的城市文化。

  隋唐是洛陽古城史上的鼎盛時期,人口逾百萬。公元606年,隋煬帝下令遷都洛陽,重新選址營建。唐代延用該都城并擴建,分宮城、皇城和外郭城,周長27千米。外郭城設3市103坊,僅豐都市場就有3400多個店鋪。此時城內的給養主要靠漕運。一條是通濟渠,從洛陽的西苑由洛水與黃河匯合,自今滎陽汜水鎮東北,引黃河水為水源與汴渠分流,向東南注入淮河,再通過邗溝直達長江。另一條是永濟渠,引沁水南達黃河,北至涿鹿(今屬河北省張家口市)。兩條重要的漕運交通動脈,往來船舶數以萬計,富庶的江淮物資被源源不斷地運往京師洛陽。

  洛陽作為都城,歷史長久,文化底蘊豐厚。東周禮樂是中國典章制度的基石,道家孕育于洛陽、佛學首傳于洛陽、理學根植于洛陽,史學家在這里留下了《漢書》《資治通鑒》《三國志》等彪炳史冊的鴻篇巨制,文學巨匠在這里留下了“漢魏文章半洛陽”“洛陽紙貴”的文壇佳話,造紙術、印刷術、渾天儀等許多重大發明在此誕生。龍門石窟是中國三大石刻藝術寶庫之一。白馬寺是佛教傳入中國后興建的第一座寺院。東周諸皇陵形成我國最大的古墓葬群,已成為世界上第一座古墓博物館。

  唐安史之亂中,洛陽淪為中心戰場,后又屢受兵火侵襲,繁華落幕,盛況不復。宋代政治家、文學家司馬光曾賦詩感慨道:“若問古今興廢事,請君只看洛陽城。”由此可見,古都洛陽的昔日榮耀和春秋沉浮。

八水環繞帝王城

長安氣象

  古都西安,涇、渭、浐、灞、灃、滈、澇、潏諸水環繞,水源豐富,享有“八水帝王都”之稱。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,使其很長時期內成為國家政治、經濟、文化中心。先后有西周、秦、西漢、新朝、前趙、前秦、后秦、西魏、北周、隋、唐,以及遷都長安的東漢和西晉13個朝代以此為都城。

  西周時期,豐京、鎬京合稱“豐鎬”,即西安的前身。豐、鎬分處灃河兩岸,中有舟橋相通,它的建成為關中地區持續繁榮奠定了基礎。

  秦代建都今西安附近的咸陽,地跨渭河南北,南岸修建有龐大的宮殿群。隨著渭河河道不斷北移,如今秦咸陽大部分已經沒入水底,但秦帝國在咸陽創立的政治體制被歷代王朝傳承下來,秦王朝留下的秦始皇兵馬俑,則展現著中國古代勞動人民的卓越智慧。

  漢代在秦咸陽基礎上興建長安城。劉邦奪得天下,立名“長安”,意即“長治久安”。長樂宮、未央宮、建章宮是漢長安城最著名的三大宮殿群。漢長安城不但為封建社會京畿規劃奠定了基礎,而且是中國最早對外開放的城市。絲綢之路開辟后,中外商賈往來不絕,長安成為東方文明中心。

  隋文帝時期,在漢長安城東南、灃水和灞水之間建造了新都大興城。唐代將大興城復歸原名長安城并增修擴建。唐長安城的外郭城為長方形,面積廣達84平方千米,數倍于現存明西安城。其布局“百千家似圍棋局,十二街如種菜畦”,一條南北中軸線縱貫全城,東西左右均衡對稱,全城劃分為109個坊和東西兩市,人口超百萬,是當時世界上最大的城市。唐長安城作為古代城市建設的典范之作,其規劃布局對后世及周邊國家產生了重要影響,宋代東京城和元、明、清北京城即沿襲了長安城的建設特點。日本的平城京和平安京,也是仿照唐長安城布局興建的。這一時期,南亞的佛學、歷法,中亞的音樂、舞蹈,西亞的伊斯蘭教等,競相云集,為這座城市增添了萬千風姿。

  隨著城市規模擴大,人口倍增,物力支撐問題凸顯。為解決水運問題,西漢時期,政府開挖關中漕渠,隋初又開掘廣通渠,引渭水經大興城東至潼關,并開挖龍首渠、永安渠、清明渠引浐水、潏水入城。唐天寶年間重修廣通渠,大量物資由黃河、渭水漕運入長安,每年運糧多達400萬石。

  雄漢盛唐是中國歷史上的鼎盛時期。自信開放的長安氣象,輻射八方的帝都風韻,進入中華文明的輝煌時期。

流沙難湮盛時華

汴京圖景

  人們常說:“開封城,城摞城,地下埋有幾座城。”素有“八朝古都”的開封,因黃河而興,也屢次毀于黃河。但這座古都的先人們,每每“從頭收拾舊山河”,數次將城市軸線固定在原位置,執著地守望家園,承繼文明,重塑繁華。

  戰國時代,古開封迎來了歷史上第一個繁榮時期。公元前364年,魏惠王為稱霸中原,遷都到水路四通八達的開封,興建了著名的大梁城。與此同時,魏國大興水利,動用大批人力用20余年時間建成人工運河——鴻溝。從今河南滎陽北引黃河水,東流經今中牟、開封北,折而南經通許、太康,西至淮陽入淮河,成為連接中原地區與河淮之間的重要水道。鴻溝的開通,不僅促進了農業和漕運發展,而且加快了開封城的建設,成就了魏國的霸主地位。秦在統一六國的過程中,由于久攻不下,秦兵引鴻溝水灌大梁,水圍三月后,盛極一時的大梁城,因水患而遭遇滅頂之災。

  秦漢以后直至唐代,以黃河為主、汴河為輔的水運交通大動脈逐步形成,長期發揮漕運效能。特有的地理優勢、方便快捷的水運條件,使開封成為黃河下游廣大地區的漕運中樞。唐代,開封的前身汴州城即為富甲一方的中原重鎮。五代時的后梁、后晉、后漢、后周,金宣宗均建都于此。

  北宋時期,汴河成為水路運輸的主動脈,加上蔡河、五丈河、金水河輻輳相擁,被稱為“四水貫都”。尤其是汴河,溝通黃河、淮河、長江三大水系,將江淮一帶的糧食與物資持續運往都城汴梁,漕運糧食最高年份高達700萬石。此時的開封,集中國政治、經濟、軍事、科技、文化、商業中心于一身,人口達100多萬,經營大宗貿易的商店有幾百家,酒樓茶坊鱗次櫛比,夜市喧囂鼎沸,華蓋云集,成為“八荒爭湊,萬國咸通”的國際大都市。在千古名畫《清明上河圖》上:虹橋橫跨汴水,醉臥清波,疊梁架構,形如飛虹;橋下千帆競發,百舸爭流,物來人往。《清明上河圖》生動描繪了當時開封精致繁華的生活面貌。

  金代黃河南遷,此后近千年,黃河在開封附近數次決口泛濫,大水進城7次,這座都城逐漸被泥沙掩埋。魏大梁城在現今開封地面下約10米,地下的北宋東京城、金汴京城、明開封城、清開封城,分別距地面8米、6米、5米、3米。今開封地下“墻摞墻”“路摞路”等遺存古跡,多有考古發現。曾幾何時,熙熙攘攘、富庶豐饒的都市風情,由盛而衰,成為歷史記憶。

  在人類發展的歷程中,有不少城邑毀于河流泛濫。但像開封城這樣疊壓層次之多、規模之大,舉世罕見。它不僅見證了八朝古都的沉浮變遷與王朝更替,而且留下了人們對歷史深處政治、經濟、社會、文化、生態諸多方面的沉思與警醒。(侯全亮)

 


黑龙江36选7开奖走势图表 卡五星什么牌能点炮胡 篮球分盘即时指数 多乐彩 每期竞彩比分 广西快乐双彩 8足球比分网 河北11选5 60彩票手机登录 北京pk10 爱玩棋牌官方充值